英超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八章 狂癫之徒(下)

2020-01-14 11:40: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八章 狂癫之徒(下)

烈焰似乎永不停歇的燃烧着,冰冷的月光照耀在黑发少年手中的钢剑上面,画着诡异的弧线在大地上来回舞动着。银白色的剑芒仅仅一闪,三头食尸鬼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喊出来,躯干上面就多出了一道血线。

黑夜中的爱德华仿佛成了一位舞者,燃烧的村庄就是他的舞台,惨叫声、哀嚎声、嘶吼声、利刃与长枪的崩断声、肌肉和甲胄的撕裂声……全都是为他伴奏的音符,一场宏大的交响乐!

而那些食尸鬼则成了伴舞的演员,用哀鸣、血肉和扭曲的挣扎为他竭尽全力的衬托着,让那个其貌不扬的黑发少年能够尽情的展现着自己的舞姿。

而这场盛大演出唯一的观众,艾登巫师却完全失去了往日的享受,那阴鸷而又疯狂的眼珠里面,第一次露出了慌乱的神色。

他几乎就是站在那儿,眼睁睁的看着爱德华不停的屠杀着自己饲养的食尸鬼们!那根本不能称之为战斗,像是牲口似的,一头接着一头被他屠宰掉。

就连这群毫无思考能力的怪物们,居然也开始有了畏惧之心,不敢再轻易上前。这简直不可思议――被称作地狱妖魔的食尸鬼们,竟然也知道“害怕”?!

巫师缓缓的伸出双手按在面颊上,却发现自己的脸似乎已经完全僵硬了,似乎就连自己的双手也在……不停的颤抖?

一种近乎死亡的绝望开始慢慢将艾登的心脏包裹起来。一直享受着屠宰生命,折磨肉体的巫师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是那么怕死,怕疼。

长剑一转,银亮的剑锋在身前画了一个圆圈,将最后一只哀嚎着想要逃跑的食尸鬼死死的插在了地上,随即将它砍下了脑袋――这些都是在一瞬间完成的,仿佛行云流水般的自然。神情慵懒的爱德华将长剑抗在肩膀上,闲庭漫步似的走向惊慌失措的巫师。

“不、不、不不不……不该、不该是这样的!”害怕的向后倒退着,却被脚下的石子绊倒。牙冠乱颤,眼神里充满了恐惧的艾登巫师,甚至连抵抗和逃跑都给忘了,一副任人宰割的孱弱模样,完全失去了原来的风范。

“饶了我,饶了我求求你,我把什么都告诉你!什么都……对了!”跪在地上求饶的巫师突然眼前一亮,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表情谄媚的仰视面前的爱德华:“你就不想知道这一切都是谁的主意吗?你就不想知道是谁让你们来送死的吗?我都可以告诉你!”

“这一切、这一切都是阴谋,一个天大的阴谋!自然也是和你们圣树骑士团有关的。”透露着诱惑的声音里面,艾登重新找回了自信――他当然懂得情报的价值,双瞳和黑发少年对视着:“在都灵王国,有人企图毁灭你们――是个有权有势的大人物,这一切都是他让我做的,全都是的!”

“想想看孩子,这个情报对你会很有用的――圣树骑士团的大团长会因为你破获了这样的秘密而对你青睐有加,你会被敕封为骑士,继承你主人的衣钵;甚至……说不定他在看到你的能力之后,便委以重任。”

艾登的脸上甚至露出了一丝丝嘲讽的笑容,他知道这些东西对一个出身贫寒,却又见识过贵族生活的侍从有多大的吸引力:“想想看吧,这些金子般的前程……仅仅需要一个小小的怜悯之心,你们的神灵不也是这样教导的吗,对敌人的怜悯?”

“你说的没错――为了血亲、敌人、朋友而祈祷,便能得到光辉十字的荣光,有一个教士给我说过这些。”爱德华的脸上露出了深以为然的表情,但好像还很犹豫:“但是我更讨厌另外一种情况。”

“什么情况?”

“意外情况!”

长剑高举,爱德华一脚踏住了艾登巫师的肩膀,后背和肩胛骨传来的哀鸣声让他好像触电了似的全身僵硬,嗓子里迸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声!

“呃啊啊啊啊――!!!!”

娇嫩的皮肉如黄油般被轻易撕开,钢剑的剑锋狠狠的砸碎了颈骨,切开了喉咙,惨叫声戛然而止,痛苦的扭成一团的面颊和头颅一起随着鲜血飞了出去,掉在了不远处污浊的水滩里,眼睛里混杂着惊愕和恐惧的颜色。

将钢剑重新背在了后背上,爱德华不再去看那张诡异的脸――最能够欺骗人的,不是所谓的谎言,而是被歪曲的事实,因为那就是真的。

这个家伙也许真的掌握着什么,甚至可能是决定性的证据,但是结果真的会如他所说的那样吗?自己一个无权无势的侍从,手中握着能够决定某个手眼通天的大人物生死沉浮的重要证据,恐怕死无葬身之地才是自己的结局。

更不用说,只要这家伙还活着才是最大的威胁――死人才不会说出别人的秘密,只有他死了,才不会有人清楚自己掌握了多少东西;只有他死了,自己才是真正立于不败之地。

擦了擦手上的泥浆,爱德华仔细的在巫师的身上摸索着――无论如何,自己杀了这家伙多少也需要一些决定性的证据。找了半天,最后确认了两样东西。

第一个是一枚镶嵌了蓝宝石的纯银戒指,被打磨成硬币形状的蓝宝石正面纂刻着一棵树的形状,应该就是自己这个身体曾经效忠的那位骑士的遗物,也是圣树骑士们的身份证明。

至于另一个则是巫师的项链,挂着一个黄金制成的正三角,后面还刻着什么符文。这东西应该可以作为巫师身份的证明,说不定会有用。

至于剩下的似乎还有一些他随身藏的信件和羊皮纸卷轴,爱德华全都一把火和他的尸体烧了个干净,永远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杀光、杀光他们!”鲜血卷起的浪花依然没有停息,烈焰燃烧的村子里面高举着利刃的都灵士兵们依然在疯狂的和面前的多米尼克战士碰撞在了一起,锋利的长枪交击在一起,令人胆寒的冷光碰撞着,绽放出同样鲜艳的火光。

“冲出去,去帮爱德华,都快去帮他!”韦伯尽管害怕,却依然还在大声呼喊着周围已经杀红了眼的都灵士兵们,已经沙哑的嗓子听起来是那样的孱弱,却又无比的坚持:“冲出去,不能停在这儿!”

“对,不能停在这儿!”威廉军士长看周围那愈演愈烈的火势,很清楚再继续待下去结果只能是同归于尽。高举起手中断了只剩半截的长矛,洪亮的嗓子召唤着周围的弟兄们:“前进,为了光辉十字,都灵万岁!”

“为了光辉十字,都灵万岁!”所剩无几的都灵士兵们怀揣着愤怒的烈焰,扑向了最后拼死抵抗的多米尼克战士们,像是揉碎了的破布一样将那单薄的阵型撕成了碎片。

嗓子里面像是着了火,发麻的双腿根本已经没有半点力气了,韦伯依然紧紧的跟在士兵们的后面,继续朝前冲过去――那个人,那个家伙还在孤军奋战啊!

“光辉十字我祈求您,您给了他重生的机会就请别……别那么快就拿回去!”一边跑小教士还不忘了继续祷告着,紧紧咬着下唇:“祈求您,祈求您……”

“砰――!”前面的士兵突然停了下来,一时间没有注意到的韦伯一头撞在了他后背上。不由分说的分开了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人群,挤到了最前面。原本还焦急万分的小教士,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破破烂烂,支离破碎的怪物尸体像是坏掉的玩具一样满地都是,根本不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个,光是视野中的话,恐怕任何人都会认为有几十个吧?

黑发少年就这么站在那儿,双手放在后腰上背对着他们。脚前是一具烧焦的尸体,上面还放着一颗脑袋,一颗所有人都认识的脑袋。

一步一踉跄,韦伯晃晃悠悠的走过去。黑发少年像是听到了声音,微笑着转过头来,眼角还带着微微疲倦的神色,像是累了似的侧着脑袋。

“替他祷告吧。”爱德华指了指地上那颗无比狰狞的头颅,声音倒是听随和的:“这是你的任务――为血亲、友人和敌人而祷告,让光辉十字照耀我们,不是吗?”

韦伯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从衣服里拿出了挂在脖子上的银色光辉十字挂坠,闭着眼睛无比虔诚的跪在了烧焦的尸体前面,一只手按在那颗脑袋上,嘴里念念有词的吟诵着。

所有存活下来的都灵士兵们,也都表情郑重的单膝跪地,闭上眼睛一声不吭。

这是他们的习俗,他们的宗教以及他们的信仰,属于这个世界的烙印,和另一个世界完全不同的模样,也和曾经的自己完全不同。

长长叹息了一声,黑发少年的脸上露出了无比眷恋的笑容,然后和所有人一样单膝跪地,沉默着闭上了眼睛,却还在忍不住悄声自言自语着。

从今天开始,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爱德华?威特伍德!

武汉市老年病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治疗银屑病去哪家医院
河源白癜风好治吗
吉林男科专科医院
营口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