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仩海60亿网络赌球案揭秘壹姩流向境外30

2019-10-09 03:08: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开庭现场

60亿络赌球案揭秘

2月15日,随着普陀法院的一声槌响,外界所称的沪上最大络赌博案在历经半年的侦查、搜集证据后尘埃落定。20名涉案人员共被处罚金1163万元,主犯钱葆春被判5年,处罚金500万元。

2006年初到2008年6月3日,两年半时间,利用境外赌博站,在钱葆春和同伴邹军、刘必清等人构建的赌博络上,下注资金达到了66个亿。而这66个亿,仅仅是警方能确切掌握证据的一个站上的流动资金。另外两个站上的账目,由于被销毁或者终端服务器在境外的原因,无从查证。

据中国公益彩票研究中心2008年出台的报告,中国一年有3000亿元赌金通过钱葆春们代理的赌博站,流向境外。

钱葆春的发迹

在外人眼里,钱葆春是一位成功商人,外贸公司做副总,自己开着宝马,太太开着奔驰,对朋友出手阔绰,请客吃饭出手就是上万。

钱葆春被抓后供诉,他的公司只是一个架子,这些钱大部分都是来自的他的赌博络运营。

2006年的年初,还在为生意苦苦奔波的钱葆春,在一个酒吧,经朋友介绍认识了马来西亚人索尼。钱说,在索尼当时就问了他两个问题想不想坐庄?想不想发财?索尼动员他,如果自己坐庄,随随便便就能分得几十万,瞬时,他就被调起了胃口。

几次接触后,钱葆春开始与索尼商谈开线。

双方订立的游戏规则如下:在交了一笔保证金后

,索尼为钱葆春在境外着名赌博站新宝(又名皇冠)上开设了一个股东代理账号,钱葆春根据赌场给的址和密码,在国内登陆页,拉客开赌

,并不断发展下线。

下线分为总代理、代理和会员3个级别,总代理的信用额度为200万,代理为60万,会员则为10万。其中,总代理和代理能发展下线,并享受分红,而会员则为单纯投注。股东则为他们承担担保风险。

双方约定,钱葆春的报酬主要分为3部分,一部分是境外赌博公司发的工资,大约每月是几千元,另一部分则是抽成,赢利2成上交赌博公司,8成自己留下由他和下线自行分配。

第三部分则是水钱(又称洗码钱),即每周在赌客下注总金额中,抽取千分之二到千分之八作为佣金,每下注金额达到1000万元,赌博公司则会再返还千分之十二(又称千点水)作为红利。

商谈好规则后,钱葆春的站在第二天就开业迎客了。

现在络赌博越来越多,钱并不好转虽然钱葆春一再抱怨,但他还在发展了邹军等人作为自己在新宝的下线,并在两个月内获利数万元。

但钱葆春真正的发迹,是跟邹军、刘必清一起合作后。

发展下线

作为钱葆春下线的邹军,并不满足于自己目前的身份。

2006年4年

,在一次去澳门赌钱时,邹军认识了在某赌场老板阿华,几次商谈后,他从阿华手中获得了太阳城love的一个股东级别账号,开始和朋友刘必清一起开设赌场。

2个月后,由于资金和客源不够的问题,邹军不赚反亏,这种情况下,他带着新加入的刘必清找到了钱葆春,要求合作。

下注额越多,客人越多,我们的利润才越大。邹军交减少,而新客人更难加入。

经协商,钱、邹、刘三人决定合作开设新宝K247、K206及太阳城LOVE等赌博站,三人共同承担风险,各自发展下线以及代理和会员。由于三人拿到的都是股东级账号,每人占合资公司1/3的股份,并各自发展下线。

时值世界杯,三人很快发展了10多个总代理,并由他们各自去发展代理以及会员。随后,三人的业务开始扩张。

一般来说,抽成的那8成我们是不要的,全部返给下线;返水钱我们也只留总额3%-5%,其余的也返给下线。据钱交代,即使在这样薄弱的提成下,2007年1月到7月,他们三人盈利依然达到了166万元。

在公安人员查获的一本账本上发现,2008年5月月23日,光是新宝站上的投注额就在6000多万元,下注会员总人数在12000多人,而其他时间段,最少也有数百万投注。

为了方便生意,钱葆春在中远两湾成租了一套房子,将用于赌博的电脑全部搬到那边,而邹军则将自己亲戚陈钧杰和周伟明以每月6000元雇来当马仔。陈钧杰负责核对赌金,开设账号,设定信用额度;而周伟明则向下线的代理和赌徒收取赌金。

络赌博金字塔

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曾经打击过类似案件的民警总结,一般来说,境外的站都是通过在大陆找代理人的方法发展完家,整个络赌博呈现金字塔结构,一般来说,最底级别的代理,负责联系广大赌徒。在整个金字塔体系中,每一级代理都是通过用户名和密码对下级代理进行授权和监管。没有上级代理授权的用户名和密码,下级代理或会员就不能登陆这个赌博站进行管理或者赌博。 而上级代理则可以通过自己的系统,查看投注的人数和金额。

一般来说,最下面的会员是在每场比赛结束后,跟代理当天结算。这名警员说赌博站之间,有严格的结算程序。代理跟总代理之间,则是每周一结;而总代理跟股东则是一月结算一次,而股东跟境外的赌场则要看他们约定

钱葆春的说法证实了这名警员的话,他说,因为索尼能够看到赌场的收入情况,因此每次赌账满30万元时,他都会派一个人,到澳门路的一个饭店,跟他接洽。不过,每一级都要为自己的下家担保,一旦下家输钱后无法还钱,则必须由上家承担后果

曾在太阳城站担任过总代理的杨某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话,就是当年他迈入络赌博时,在里询问上级,如果下边人的钱要不回来怎么办,那头的上级十分轻松:放心,我们会帮你追帐,他们逃不掉的。杨某说,后来的事情也证实了当初上级的话,他一个朋友深陷在络赌博里,无钱偿还,被追债的人四处追得只能远走海南,没想到在海南,还是被债主寻上,一顿乱刀,差点连命都丢了。最后,还是他们几个朋友帮他凑了一笔钱,才让朋友免于被追杀的命运。

在杨某口中,会员跟上级是不需要见面的,只需要在他们提供的银行卡上存入3万元担保金,这样,就会拥有10万元的信用额度。嬴钱后,只需用通知对方,在15个小时内,对方会将现金打入账户;而信用额度较大时,双方则需要见面,因为必须确定对方是否有偿还能力。

因为在输钱后有钱偿还,是保证庄家能赚钱的一个必要条件。

2006年6月~2007年7月中旬,刘必清曾与邹军发生了矛盾:在钱葆春的新宝K247账户中,刘必清的下线因被打爆收不回赌资,但刘为其做了担保,因此钱葆春的上线索尼找到了钱葆春,要求赔款50万元。想到欠款不还的严重后果,钱葆春为刘必清垫赔了这笔钱,但邹军强烈反对,为此,刘必清一度从3人的合作中退出,而K247也因为坏帐被索尼关闭。直到2007年7月,陈钧杰成功做了一笔账,每人分得了50万元,刘必清返还了钱为他垫付的50万元,才重返新宝坑247也才重新开张。

稳赚不赔的庄家

17日晚,联系上了一位在澳门开赌场的上海老板,老板说,络赌博当中,赌场和大庄家是只会稳赚不赔,而越在金字塔底端,风险就越大。

赌场历史这么长久,早就做出了一套精密的分析程序了了。这位老板说,他们通过一系列计算和对冲,基本能保证去玩的客人最少下总注额都在100元,而最少的下注额在5元。20把后,你肯定输光。

根据老板的说法,无论什么赌博方式,赌场都有计算方式,而现在的络赌博,对于赌场来说,更好控制。因为每个客人必须通过他们的账号才能进去,这样,处于金字塔最顶端的他们和庄家,第一时间就能了解到有多少人员参赌,下注方向。他们则通过电脑的计算以及其他一些手段,来调整赔率,保证自己的利益。

操盘手陈钧杰的供诉,也证明了这位老板的说法。上面的可以监控下面的,陈钧杰说,这种上下级平台间的信息不对称,赌博公司可以轻而易举地开出有利于庄家的盘口和赔率。为了做到稳赢,站会保证每次推出的赌盘不会下注一边倒;万一出现一边倒的局面,他们也能想办法平衡下注的方向。

而保障他们获利的还有另外一个方法,就是赌场返还的水钱。无论下面的人输赢,我们总是要从他们的下注里面抽钱的。

困难的取证和无法重罚的刑法

场子越开越大,异常的资金流动很快引起了公安部的注意。

2007年11月1日,公安部将一条邹军等人利用菲律宾赌博站太阳城组织大批国内人员参赌的线索,转交到了上海市公安局。11月18日,上海市公安局治安总队正式将此立案。

虽然侦察员查到了钱葆春、朱春燕在中国的所有银行都开有帐户,并且这些帐户中资金流动频繁,但由于络赌博的隐蔽性,平台众多,时间跨度大,以及服务器构架在国外等等因素

,搜集证据的过程漫长而艰辛,在上海市递交检察院的侦察报告书里,就用时间跨度大,涉及账号多,要获取准确的数额

,需要调取假设站服务器资料进行取证,因上述站均系境外赌博站,无法取证。描述了取证的困难。

直到2008年6月3日,治安总队才在上海和贵州凯里将涉案的20余人控制。警方从钱葆春为陈钧杰配置的电脑里,查到了太阳城的一部分投注记录,并找到了5本帐册。

在太阳城的投注记录,警方足足打印了3本卷宗,经过计算,在太阳城的帐号里,投注金额达到了60亿元,而在克拉克和新宝,查到的投注金额也有6亿元。但警方最终掌握的获利情况,3人仅160万余元。

这算运气好的,很多帐册都保留了下来。参与过北京特大络赌博侦破的治安总队一名警员说,络赌博销毁投注证据特别容易,而转帐则经常利用商业名义掩饰过去,警方只能掌握查处时的证据。最让他们警方头疼的是,这种国外站根本无法取缔,因为服务器都在国外。对他们实行络屏蔽,对方ip却经常变换不定,而且在大陆的代理,一个账号就是一个页,封也封不完。

被指定审理此案的普陀区法院,却因为一下要对20个人进行庭审,导致警力不足,最终,他们将庭审放到周日,因为这样可以向别的法院借法警。

让普陀法官们比较慎重的是,如何进行量刑。虽然数额如此巨大,但不可能重判。因为根据目前《刑法》的规定,开设赌场罪是判3年以下和处罚金。普陀法院宣传科人员介绍,参考本案相关被告人的涉案金额、社会危害等情节,对比曾经在云南省赌金86个亿(主犯被判8年徒刑、2000万元罚金)和本市卢湾区(主犯被判7年徒刑、600万元罚金)等法院宣判的同类案件,最终判钱葆春有期徒刑5年,处罚金500万元,而邹军、刘必清则被判刑年,处罚金50万元。

法院的工作人员介绍,宣判之后,多名被告人的家属仍以刑罚过重当庭表达了上诉意见。为此,法院在宣判后不得不安排法官对部分被告人及家属,进行了法律释义。

沪上最大络赌球案今开庭 涉案金额逾66亿

微商城开通
有赞微商城入驻规范
微商城系统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