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麒麟之王正文第一卷第五十二章半命琴3

2020-01-22 11:40: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麒麟之王 正文 第一卷_第五十二章 半命琴(3)

2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阿木扯着独耳龙道,“快点说呀,真是急死人了!”

“什么也没看到!”独耳龙道,“外面光线太强了而且也很远。。。。。。。。”

阿木怒道:“那干嘛表情如此的痛苦呀?!”

独耳龙捂着肚子道:“我突然想去,茅厕——可能是烤肉吃得太多了。。。。。。。。”然后他自寻了个暗角释放去了。

阿木道:“这鸟蝙蝠,看来是被官兵吓得屎滚尿流了。。。。。。。”

陶小志笑道:“蝙蝠可不是鸟,和人类一样,都都是哺乳动物哩~~~”

“我才不管他是什么鸟呢,总之他就是一个混蛋!”阿木可是个急性子,不管三七二十一朝洞口奔去,众人只得追着上去。

“嚯嚯~~~”阿木兴奋地叫了起来,“这可真神奇哩:植物大战官兵!!!”

众人赶到,一览山下,吃了一小惊:一大片树人(松树、梧桐树、柳树等等)将官兵围住,树藤飞舞,刀光剑影,一片混战!

这是怎么回事呢?

他们哪里管得着,趁此混乱机会,择路而逃,这才是上策!

“等等!”晃下巴道,“独耳龙还没来呢!”

“你赶紧把他拉下来!”陶小志道,“这里就交给我们了!”

忽然斜斜的杀出一队兵来,各人便忙着厮杀。

“隆隆~~~”这有节奏的巨响伴随着大地的颤抖,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抓着一个巨大的铁锤,然后猛击大地!

树林深处,尘土飞扬,将一大片的树林都遮蔽了!

直到一只有房屋那么大的蛙兽王破尘而出,大家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蛙兽王背上有一大鞍座,上面有一个魔兽人——巨犀兽体,比两人叠加还要高,满脸伤疤,像烂石榴,没有鼻子,以一个短角代之,戴着银盔,身披铠甲,背有翼状硬物,手抓一条巨型狼牙棒,狰狞的脸笑得十分灿烂!

巨魔犀人!

陶小志认得他,即便不认得也对他的坐骑印象深刻,在通魔镇的城门外见过。

陶小志不知道的,他是天魔将军薛*刀的副将,叫铁直冲,人称“笑犀鬼”!

通魔镇*场大乱之后,知府便诉苦于薛*刀,他便派了副将来协助捉拿要犯。

铁直冲狰狞的脸仍堆砌着灿烂之笑,指着陶小志等人道:“把通魔镇大牢和法场闹了个底朝天的,就是你们几只蚂蚁?”

“只有大傻瓜才会问这样的问题!”铁桶笑道,“难道你的脑袋长在狗屎里的吗?”

铁直冲大怒,狼牙棒直拍蛙兽王之屁股,痛得它“哇哇”直叫,然后向陶小志等人扑过来!

如此庞然大物,就算毫无攻击性,被它这么压在身上的话,恐怕全身骨头没有一根是完整的了,何况其身手还相当的敏捷呢!

“有种你就下来单挑,躲在这只肥蛙后面作个甚呀!”阿木怒道。

“你怎的这样说话呢!”铁直冲笑道,“什么叫有种不有种的,都是懦夫说的话!若有种的话,你就脱光裤子在大街上走一遭呀!”

阿木大怒,捶胸狂叫,然后挥舞着少林棍,冲了过去!

只见他纵身一跃,在蛙兽王前腿一点,一个翻身便跳到了它的背上,然后再飞身朝铁直冲猛棍送出:“和尚十八敲之钟钟送归天!!!”

阿木力劈华山之势,打的是铁直冲的脑门,狠、快、准,气势磅礴,杀气惊天,想要闪避,恐怕是来不及了,铁直冲只有去挡——谁不知这竟是虚招,棍影突然一晃,左右交叉奉上,呼声大作,如狂风骤起!

铛铛铛!!!

如钟声唱晚,深沉悠长,催夜降临,惊起一片黑压压之鸦!

这是打在铁直冲银盔的响声,回荡不绝,他翻着白眼,翻身落蛙!

好一招“钟钟送归天”!

连他也为自己喝了彩,在蛙背上跳来跳去,然后再跳到那个大鞍座上,驾驽着蛙兽王,大过一把瘾!

铁直冲柱着狼牙棒站了起来,晃了几下脑袋,然后怒掷银盔,对着阿木大骂道:“好小子,居然连我的蛙蛙都想搞,且看我如何还你一棒!”

说着,铁直冲便跳会背上,一跃而上,居然有十数丈之高,巨人之跃呀!

谁知阿木猛棍狂打蛙兽王,它痛得乱叫乱跳,也不知将多少官兵踩伤踩死哩!

阿木笑道:“你也想上来兜兜风?天下可没有免费的顺风车哩!”

铁直冲扑了个空,自然恼羞成怒,加上阿木的挖苦,他更是气得鼻孔朝天——只可惜他没有鼻子的!

他一角当先,朝阿木直冲而去,阿木故伎重演,牵着他兜了好几圈,别有一番兴致!

铁直冲的怒火自然不在话下,甚至连蛙兽王也暴怒了起来——它的屁股挨了不少的棍子,厚厚的硬甲脱掉了,屁股开花了!

它怒叫着,皮甲间的火山口般的气孔在扩张(这就好像蟾蜍身上的结构,但不是气孔),然后喷出了褐色的刺鼻气体!

“快跳下来,那是毒气!”晃下巴试图用气功将气吹掉,结果将阿木打飞了!

“你这老头子,想要我命早说嘛。。。。。。。”阿木苦笑道。

“不好意思~~~”晃下巴摸着下巴笑道,“一是看走眼了。。。。。。失误,失误~~~”

蛙兽王见阿木掉了下来,便朝他扑了过去,势要将他碾成肉饼!

就算是神蛙也没有用,在没有谁比阿木的反应更敏捷了,更何况是这般的庞然大物,它只能接受这惨痛教训了——阿木在山卑鄙的一瞬间,总会附带着几个小动作,例如往它可爱的大脚趾上来一阵的猛棍!

它之痛,眼泪溅,兜着圈子就是一阵狂跳!

“狗娘养得!”铁直冲震天怒道,“有种你就跟我单挑,欺负我的蛙蛙算甚鸟人!”

阿木笑道:“那你有种脱光裤子在街上走一遭吗?也就是传说中的‘裸奔’了~~~”

铁直冲怒气冲天,这已不是第一回了,舞着狼牙棒直冲而来,这也不是第一回了!

半路之中,一根红缨枪横野而出,红缨飘飘,挡住了他的去路!

陶小志笑道:“你走路都不会转弯的,估计连一道‘脑筋急转弯’也不会吧。。。。。。。。”

这无疑是火上加油,而且加的是石油!铁直冲怒舞狼牙棒,一招一式刚劲十足,真的很“直”,直取陶小志!

地上马上砸出了数个深坑,大地都仿似为之动摇,这灾难一般的气势!

只可惜,他要打的不是地球。

陶小志倚枪笑道:“连你的狼牙棒都不会转弯,我看你的肠子也是如此吧。。。。。。。”

“少耍嘴皮子,小心我叫你脑袋开花!”铁直冲又是猛烈使出攻势,“叮叮当当”两件武器迸出的火星甚是刺目!

且说阿木,他追着蛙兽王不放,不断地“挑逗”着它,玩得乐翻了!

蛙兽王突然不动了,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就像爱那个绝大多数的卫兵所做的那样,那双布满了血丝的大眼一动不动地盯着阿木,可以说是“含情脉脉”,完全没有一丝的愤怒!

看到这一幕,就算是最爱吃铁板田鸡的人,也会软下心肠来的,更何况是没有吃过天机的阿木呢!

阿木叹了口气道:“看你样子,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难道你是想我把你带回家?”

绝对没有这等事,作他的宠物得到的最好结果是“别死在他的怀里”,最坏的结果是在百般蹂躏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就是请求我不要打了?”阿木笑道,“我的乖乖,我可从来不做伤害小动物的事!你说,对不对?”

“保护野生动物,人人有责嘛~~~”阿木继续道,“如果你觉得我不好,看、就开口叫几声——”

你打它它当然会叫,你这样笑嘻嘻地看着它,它会叫得出来吗?

它肚皮鼓动,看来是真的对他有看法了!

它确实要张嘴了,但不是要说话——这是一眨眼的功夫,迅雷不及掩耳,惊恐不及尖叫,谁也没看清它是怎样弹出舌头的,却知道阿木是怎样消失的——他被它的舌头卷了进口里!

这就明白为什么很多昆虫都惧怕青蛙了。。。。。。

这可怕的舌头功夫!

它紧闭着鼓鼓的嘴巴,好像当一切没有发生似的!

阿木被吃掉了!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黑龙江白癜风医院评价
西安治好白癜风最好的医院
兰州治疗牛皮癣最新的方法
呼和浩特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