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雷血战神 第141章 姬丽语还蛋【中】

2019-10-12 23:37: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雷血战神 第141章 姬丽语还蛋【中】

金圆盖,香篷车,有凤至,妖皇临。

暮日悬空而照,一驾黄金大马车,从喆哲塔大草原出发,朝着吞天山脉缓缓而来。

马车过处,草原上依旧飘起一缕绕鼻香。

“妖皇姐姐,你这次赴宴香山侯,如果香山侯不与你和谈,你便真的真的,要向他开战吗?”

极尽奢华的黄金车内,古灵精怪的小丫头片子问道。

“真的。”

玉辇上的妖皇,随口吐出两字。

妖皇二字,有如玉落珠盘,悦耳动听。

但就是这悦耳二字,却又能搅得妖界风云肆起,血流成河,这二字出口,又令妖皇多了一份俊朗风姿。

“真的?”

妖皇明明説得清清楚楚,可丫丫却还是狐疑再问,她堂堂凤凰族太子,还是不敢相信舆论风尖上的妖皇,竟敢真的向香山侯开战。

妖皇朝丫丫侧了一下脸,随即双脚盘着玉辇转过去九十度,将侧面对向了丫丫。

“跟你説废话,还不如玩我的乾坤球!”

妖皇边説着,边戏谑地扯出≥dǐng≥diǎn≥小≥説,了她的玉球,用线牵拉着,又开始把玩。

可她才扯出玉球,便又突地从玉辇上站起来,随即朝着丫丫一声喝:“丫丫,有强者来了!”

她此话才落,头dǐng车篷上的凤凰,猛地一声尖鸣:“悸————”

大金马车并不只是建造得好看,还有很多其他的功能,比如此刻的凤鸣示警。

丫丫突地凤脸一侧,翻身从大金马车中飞了出去,同时她的手中,多了一把雪白的匕首。

“嘶——”“嘶——”“嘶——”……

车队前方,突地传来了群马受惊的嘶鸣,车队随即停滞。

等到妖皇掀开俏凤花帘,望向车外时,她看到了一只长达数十丈的大金虎。

“悸——”

原本提着匕首杀出去的丫丫,竟是凌空化作凤凰原形,首尾长达八九丈,迎着那大金虎一爪杀去。

“吼——————————”

大金虎一声咆哮,右脚朝前一伸,一股巨大金浪,猛地撞上丫丫的凤爪。

掌爪相撞,周围三丈内的空气瞬间涅灭。

大金虎被丫丫一爪蹬退,落到车队最前方,化作一个身披金甲的女将,手抓巨大金斧,威风凛凛。

丫丫同样被大金虎一掌扑落,她落向玉辇时,明显没有大金虎那般轻松,化作人形的身体一个踉跄,若不是被妖皇左手轻轻托住,她便要一屁股跌落到大马车内。

丫丫不服,又要冲出去与来者对战,仙皇却是玉手轻按,将她拉住。

半秒钟后,妖皇松开玉手,朝那拦截在队伍前方的金甲女将大声问道:

“九千年前,吞天王以东玄为支diǎn,攻杀浩渺仙界,差diǎn动摇天路格局,乃为一代豪雄,却不知前辈与他有何关系,又为何到我驾前,拦住去路?”

金甲女将右手一晃,收掉大金斧,缓缓道:“三年前,有位少年曾被妖皇,用上古圣术割掉一蛋,如今这少年已入魔道,只有妖皇前往,方可安其魔心,救他性命,所以,虎娘今日只好冒险现身,还请妖皇给虎娘面子,前往相救!”

就算是从容镇静如妖皇,当听到对面陌生女将,将她将一个少年的蛋割了的事説出口时,也是一个错愕,一时间不知道説什么好。

倒是一旁的丫丫,突地一声爆笑:“哈哈,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天地的根本,宇宙的乾坤啦,説得那么玄奇奥妙,説来説去,就是妖皇姐姐你割掉的那男人的蛋!”

妖皇回转身来,瞪了丫丫一眼,随即突地右手一甩,朝着丫丫的嘴里猛掷出那玉珠:“什么男人的蛋啦,根本没有的事,你给我闭嘴!”

丫丫含珠收声,眼睛瞪大如灯笼,她想要取出玉珠和妖皇争辩,却猛地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被妖皇禁住,不能动弹。

在丫丫的瞠目结舌中,妖皇突地飞离大金马车,朝着虎娘杀去:“大胆虎妖,竟敢编出些莫需有的事情来,败坏本皇名声,看杀!”

虎娘霸气如虹,也不惧怕与妖皇战斗,两人空中激烈过招,几声轰鸣过后,竟是杀离了车队,消失在喆哲塔大草原的尽头。

丫丫站在大马车上只瞪眼,她多想追上去看个究竟啊,却是被某种力量禁住了,飞不出去。

………………

虎王洞的地坪上,香山侯的府将青魁,万万没想到发了疯似的少年,竟然敢借枪棱之力,来扑杀自己。

等到他反应过来时,雷动的右掌,已经贴到了他的面门。

青魁大骇,下意识地挥出右手,迎着雷动掌势猛地一隔挡。

他才将雷动的右掌挡开,头dǐng上又突觉得一麻。

正是雷动的左手,在青魁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右手的时候,扒到了青魁的脑袋上!

若被雷动一掌拍中,青魁哪还有命活?他下意识地朝后一仰!

眼见青魁的脑袋要溜走了,雷动揪住那因疾退而飘起来的头发,就是一扯!

“啊!”疾速倒退着的青魁发出一声惨叫,停在了雷动十丈之外。

此刻的雷动,手上一巴掌的血,那是因为他刚才被枪棱扎破了的缘故,血掌中则是一大把的青色头发,他朝天一甩手,这把头发便化作一些动物杂毛,纷纷落到地上,原来青魁也不是人类。

青魁头dǐng上秃了一大块,血珠子从上面冒出来,滚滴到他的额头上,令本就凶神恶煞的他,显得更加地狰狞可怖。

众魔兵见青魁受伤,纷纷围上来护住主将。

青魁手提长枪往两旁一扫,示意大家让开,他就不相信,凭他六阶中段的妖力,竟然敌不过这个无名无姓的虎毛少年!更加可恨的是,任凭他怎么用妖力感念,他都感念到对方,dǐng多只有四阶高段的战力!

整整相差两阶,一个是六阶中段,一个是四阶高段,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呀——”

青魁一声怪叫,手中长枪突地刺出,枪花抖动,本来的一杆枪突然变出了七个摇晃的枪头。

总的枪柄握在青魁的手里,散开的七个枪头则是非常诡异的,刺向雷动身体的七个方位。

打懵了的雷动,望着这个古怪的枪头,竟然还不知道躲避!

就像虎娘所説的一样,刚刚修炼完的万虎王力,让他的心智产生了一种可怕的变化,他此刻在战场上,只知道一个劲地勇往直前

,就算对方的是枪,他的是手,他也要勇往直前!

可是,这样一不小心,便会被枪扎死的!

“吼————————”

雷动朝着挺枪杀来的青魁,发出一声虎王之吼,随即双脚朝前一蹬,身体如激流一般,冲向那七束枪头的中心位置,使的正是虎王三式中的虎王之扑。

一掌蓄足浑元力,霸气横行杀天地!

“中!”

在青魁的枪,即将触及雷动的胸膛时,雷动的右掌,已经一掌扑打在青魁的枪身上。

青魁只感觉虎口一阵剧痛,雷动的虎王之扑力量太强大了,他都产生了一种自己捉不住枪,快要被雷动震脱的错感。

但是,青魁虎口再痛,也不会让此刻的一刺落空,他虽刺不中雷动的胸膛,但他仍然能稍微控制下长枪的走势。

“嚓!”

一声碎响,青魁的枪,刺入雷动的右臂内。

“哞————”

一声惊天巨响,天蛇毕司盘那感觉到主人受伤,从主人臂内突地破臂而出,一口咬向青魁的脖子。

望着这突然蹿出的巨蛇,青魁吓得心脏都差diǎn停止了,但他毕竟有六阶中段的实力,恍惚之间,他本能一般地朝后再仰,他的仰速,竟然快过了巨蛇毕司盘那的咬速!

但他躲过了脖子,却躲不过肩膀。

毕司盘那蛇头微飘,一口咬到了青魁的左臂上。

“啊!”

青魁一声惨叫,下意识地抽枪,朝着毕司盘那往上一挑。

当毕司盘那被他一枪挑飞时,从毕司盘那口中吐出了一块鲜肉,那块肉,正是从青魁臂膀上咬下来。

“吼————”

雷动右臂中血如雨注,但那流血之痛,反而更能激发雷动的霸气,他一声狂吼,势如群山崩塌一般,再次猛扑向青魁。

这一回,青魁反应不及,被雷动用虎王之扑,一掌扑杀在右脸上,像皮球一般重摔出三丈之外。

被毕司盘那咬掉一大块肉,又被雷动扑中右脸,青魁气势大败不敢再战,晕晕糊糊中,他双脚朝后一蹬,身体仓皇躲入妖兵之内。

青魁要先缓一口气,他被这疯子给打怕了,他要等这疯子的气势过去之后,再去杀他!

“全都给我上,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杀了他!!!!”

他慌张怪叫着,左手颤抖着指向雷动,他又恼又怒又气又恨,他不该打不赢对面这虎毛少年的,他不该打不赢!

一千妖兵听得主将号令,仗着人多势众,举起各自的制式兵器,呀呀怪叫着朝着雷动冲杀而来。

雷动此刻毫无所惧,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便是打败对方,不论对方有多少人,不论是一百还是一千甚至一万,他都要打败对方!

杀死他们!杀死胆敢挑战自己的妖兵!杀死主将青魁!!!!

“吼——————”

雷动张口狂啸,虎王三式,咬、扑、扫一齐开张,绞杀进千妖之列,转眼间便在千妖军中,绞杀出一个血窟窿!

妖兵们也并不是全都吃素的,在雷动不停绞杀着他们的时候,他们的刀、剑、斧、钺,也疯狂地斩杀在雷动的身上。

就在这疯狂的绞杀,与疯狂的被绞杀中,雷动的双眼突地发生了变异,他只觉得自己眼中的景物,一会儿变得通红,一会儿变得灰暗,他不知道那是因为自己的眼睛,一会儿变红了,一会儿又变暗了。

他发生了异变,以前是变得长出了虎毛,现在是变得长出了妖眼,他不知死活,没了痛苦,他即将要狂杀成魔,谁能给他解脱???

西宁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德州好的性病医院
甘肃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西宁治疗妇科方法
德州好的治性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