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万古剑宗 第七章 铜山关内,初遇吕家兄妹2

2020-01-14 19:29: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古剑宗 第七章 铜山关内,初遇吕家兄妹2

“四方啊,这哪里蛮夷了?”

林祜好奇地打量起四周。

这铜山关,经过这么多年的和平,虽是雄关,但也与大城无异!

或许因为其处在秦齐交界处,且这近几年的陆续开放贸易,这里显得更为繁华!

宽阔的道路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而最他最为感兴趣的便是这秦地特有的“小玩意”“小东西”!

就像时不时从身边赶过去的那些特别的“马车”――

说是马,可前面拉车的却不是牲口,而是机关兽!

对于这机关兽,林祜刚下蜀山之时就曾接触过。

当时那只三核机关蛊雕力大无穷,且在主人的操控下异常灵活,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而今天见到的这种机关兽却又那完全不同,简易到了寒酸的地步,黝黑的身体,背上镶着一枚闪着微光的晶石,形状似牛似马,四只轮子代替了脚,除了能动外,毫无任何灵性可言!

除了这机关兽驱动的车外,两旁的店铺还时不时会冒出一些各种奇形怪状的的小东西:会自动开闭的门,飞来飞去的机关小鸟,以及各种莫名其妙不知道干嘛用的器具……

林祜仿佛来到了一个新世界一般,眨了眨眼睛充满了好奇。

“是啊!怎么不一样啊?”熊四方也是不禁呆住了,挠了挠头,有些想不通,这里怎么跟书里还有长辈说的不一样?!

那骄傲自大,野蛮无礼的秦人哪去了?

这街上的人虽然披散着头发,衣着服饰与东齐不太相同外,其他也没半点异样啊!

听到外面两个小儿的话,车厢里的宋无极不禁轻笑出声:“这秦人确实骄傲自大了一些,但是要说是蛮夷,茹毛饮血那便是骗骗小孩子了!这燕人敬畏天地,齐人热情有礼,赵人慷慨豪爽,这秦人么,便是崇拜强者,善假于物!谁人强便听谁的,什么东西好用便用什么!这便是秦人……”

听到如此说,林祜和熊四方皆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好了,前面右拐,便是巴蜀商会的驻地!我们且休息一下,明日上路……”

“好的,师叔!”“好的,师叔祖!”

三人的马车拐到了岔路上,而那城门上的吕梁,却拿着文书快步上了城楼。

“将军!”吕梁来到王将军面前,躬身行礼道。

王将军终于睁开了眼,望着身前的副将,开口道:“何事?”

吕梁将手里的文书呈上,口中道:“将军,楼下有三人来自齐国,说是巴蜀商会中人,可是这文书却有点不妥,我已经先行让他们进城。这文书……”

王将军手扣文书,看都没有看,勃然大怒道:“吕梁,我们乃是这铜山关守将,不是那些商贾的狗腿护卫!!”

“将军,其实……”吕梁正想解释,再次被这王将军蛮横打断。

“还需要我教你怎么做么?!既然有问题,直接抓起来,通知关内的巴蜀商会来大牢里领不就是了!你放他们进去,是何道理?!”

整个城楼上,大大小小的守卫军士不下百人,皆是听到了主将大人的吼声!

主将当众训斥副将,还真是半点情面不留!

那些下属兵将,不禁噤若寒蝉,眼观鼻鼻观心,低头不语。

被如此当众训示,任吕梁脾气再好,心中的火也是“腾”地一声燃了起来,他强行压制住怒气,开口解释道:“将军,那两名少年着实不凡,车厢里的人更是修为深厚,以我的眼力,完全看不出深浅……而且这文书,除了后面的名字不对外,也不像是假的!卑职虽然放他们入关,但是只要不给他们文书,他们也逃不出去……”

王将军撇了一眼这吕梁,一声冷喝!

这吕梁越是如此谦卑,他心中对他的不喜就更是严重!

……

这王将军名叫王麟,与这吕梁一样,也是出身咸阳豪族!

咸阳王氏,乃是大秦最有名的将门世家之一!

千年来在军方势力根深蒂固,出过无数统军大将。

其祖父,便是有“大秦箭神”之称的国柱大将军王坚!

奈何自从他祖父四十年前的平阳城大败后,这王氏势力便大受影响,尤其是这些年来,颇有些日薄西山的感觉!

而这吕梁出身的咸阳吕氏,却完全不一样,着实出了几个响当当的人物,一直声威不坠!

这吕梁,二十多岁的年纪,便能坐上铜山关守将的位置就可见一斑!

而且王麟早有耳闻,咸阳朝堂早有想法,待时机成熟,便要将他调离铜山关,扶持这“年纪轻轻,做事却小心谨慎滴水不漏”的吕梁坐上主将的位置!

如此这般,这王麟怎么可能对这吕梁好声好气?!

更别提这吕梁为人做事,却是没有半点军队的热血豪情,用王麟的话说,便是“婆婆妈妈,叽叽歪歪”,完全不对他的脾性!

如果有半点选择,王麟也不想将他坐镇了二十来年的铜山关交给他!

冷冷地瞪了吕梁一眼,王麟终于是将文书打开,仔细地一页页翻过,直到最后一页,待看清那紫色标志――

他心中不禁咯噔一下,心道一声:“这次好像还真是骂错了!”

王麟朝着身边招了招手,便有两人走了上来,半跪在前。

“将这份文书送还给城中的巴蜀商会,”王麟将文书递给了两人,继续吩咐道,“遇到正主,态度要恭敬一些!可以问下他们有没有什么需要的,如果他们提出来什么要求,尽力去配合……”

“诺!”两人接过文书,就往城中而去。

王麟看着有些愕然的吕梁,这胸中的气却是消了一些,开口解释道:“这个标志是巴蜀商会地位尊崇的长老标志!”

“长老?”吕梁惊讶道,却是从未听说。

王麟点了点头,有些不耐烦:“巴蜀商会与蜀山剑阁同气连枝,本为一体!这巴蜀商会的长老,便是蜀山上的剑主!那车厢里的人,肯定是某位蜀山上的天人剑主!”

“竟然是如此大人物!”

一听之下,吕梁不禁面色复杂。

对于秦人来说,对于蜀山剑阁的感情着实复杂!

大秦,在两百年前,已经无限地接近于一统天下。奈何却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理由,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毁掉了这一切!

秦人心中,恼怒有之,忿恨有之,遗憾有之,可那崇拜之情……也有之!

秦人向来崇尚强者,这凭借一己之力,杀入咸阳宫,一剑无限,超越天人的绝世强者,又有哪个人能不服?

恨是恨,可是心中,却没有半点不服气!

这与对那满口仁义道德,却好行阴谋诡计的东齐人,态度完全不一样!

因此对于这蜀山剑阁,尤其是诸位天人剑主,这秦人心中的感情难免复杂。

敬而远之,或许是一贯的选择。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贵阳脑癫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安顺癫痫病医院标准
六盘水治癫痫哪家医院治得好
佛山治疗阳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