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超凡之旅 第一百六十四章 甘拜下风

2020-01-14 10:07: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凡之旅 第一百六十四章 甘拜下风

“一,一腿断江向万峰败了~!”人群之中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随后这种不良的情绪就如病毒蔓延一般,在长江之畔观战的那群武林人士之间渐渐地嘈杂了起来。代匹心也持睡循光

定代心讲复也面光在他们眼中高不可攀的七修居然败了,这就像是一个传说中的神话被拉下马了一般,根本就让众人难以接受。

要知道七修在他们心中所代表的意义可是与其他的排名是不一样的,拳、掌、爪、指、刀、剑、腿,七人分别代表了各自领域的极限,是那群江湖人士所最崇拜的对象。量定心也刻也果赞

格格昵讲考儿提赞这倒不是说七修之中人人都是最强的存在,甚至一仙,二神,三佛,四魔,五绝,六御,八品中有很多他们都不是对手,但是依旧成为那群江湖底层人士最尊敬的人物。

这与他们对于自己所坚持的武道执念分不开,江湖上大多数人都是多修的存在,最富有代表的就属步武东皇戚太祖,他的十强武道几乎涵盖了所有的战斗法门,甚至就连那些江湖最底层的人物都是在耍刀剑的同时还不忘多学几门拳脚功夫,在他们看来这就是技多不压身,可是七修却是不同,他们一生只修一样,那就是他们刚开始学武的时候就所要坚持的道,而这条道,始终贯穿着他们的一生,不变不移,不离不弃。量代价也持讲面什

量代价也持讲面什“弟,弟子明白了!”小刀刚刚那句严厉的说教之中带有淡淡的佛门狮子吼,立时便将差点入了岔道的武开心给瞬间惊醒了过来。

匹定昵讲刻讲运赞这种如同疯魔般的坚持,在那群江湖最底层的人士看来,那就是一种信仰,一种神圣的境界,是值得他们崇拜的行为,因为很少人能够拥有这种信念,这就像是苦行僧一般,修行不是一种手段,修行是他们的一生的坚持。

当然他们这种如同信仰般的坚持自然也将他们的武道磨练得异常的纯粹,七人之中若说天资的话只有排在第一的‘灵犀一指’还算过得去,其余六人都只能算是一般般,若按常理来说这种人不出意外的话最多也只能成为这个江湖的中层人物,但是现在,他们却是成为了人人需要敬仰的存在,这与他们最纯粹的武道意志分不开。格格价也复睡果高

匹匹价讲合也果高可是就是这样的人,现在却是败了,败得彻彻底底,败得让人难以接受,明明上一招还处在上风,为什么下一招就败得如此地干脆利落?

他们难以接受,更是想不明白,因为这不科学!代匹心讲持儿果高

代匹摇儿持讲循萧“师,师傅!这怎么可能?”镇江岩顶峰之上,此时的武开心就与那群正在底下嘈杂不安的江湖中人一般,瞪大了双眼,满脸的不可置信。

代匹摇儿持讲循萧当然他们这种如同信仰般的坚持自然也将他们的武道磨练得异常的纯粹,七人之中若说天资的话只有排在第一的‘灵犀一指’还算过得去,其余六人都只能算是一般般,若按常理来说这种人不出意外的话最多也只能成为这个江湖的中层人物,但是现在,他们却是成为了人人需要敬仰的存在,这与他们最纯粹的武道意志分不开。

在他的脑海之中,应该是师傅的那名军方好友正处于下风,虽然他相信那名将军可能还有所保留,但却是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种如同戏剧般的反转,到底他的最后一脚隐藏了什么?量格价秀复讲果什

格量逗睡合讲运萧现在的他,只能将自己满腹的疑问抛给了他那个仿佛无所不知的师傅了。

“静气凝神,好好观察我那名好友的左腿与他的右腿有什么区别。”现在在这群观战者中,也许只有对吴琼知根知底的小刀依旧还保持着相对的冷静,虽然吴琼这短时间之内的进步刚开始的时候确实吓了他一跳,这也让他明白了,这个世界的水没有他想的那么浅,天才之辈如过江之鲤都只能算是道出它真面目的一角罢了。代代摇睡合睡循萧

代匹摇儿考也提什你眼中的世界越大,就越该心存敬畏。

小刀不是圣人,他也一直在修行,他也需要去逐渐明白一个个道理,在天地面前,他也只能算是一个刚刚起步的学生,他前面的路,还有很长很长一段。定定摇秀持秀提什

定定摇秀持秀提什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而小刀却是认为与自己斗才是真正的其乐无穷。

代量摇睡考讲面光“咦~!师傅你这么一说,那位将军的左腿倒还真与他那条右腿不一样!”没有丝毫犹豫,武开心揉了揉双眼,随后按照小刀的指示凝神仔细地观察了一番,倒还真是发现了不同之处。

“如果你用心观战的话还会发现,之前他与那名腿修对决之时一直都在用他的那条右腿,只有在最后的时候,他才使用了那条左腿。”盘腿而坐的小刀继续耐心地指导着自己的这个傻徒弟,一步步指引他自己去发现问题的所在,而不是一语道破关键。代匹昵讲合讲果什

量量逗睡考儿面萧“嗯?!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如师傅你所说的那样啊!”听了小刀的指引,武开心眼珠子忍不住滴溜一转,像是在回想着什么,随后一摸下巴,立时发现了问题所在,关键还是那条与众不同的左腿啊。

“现在你明白了为何这场决战在最后能反转得如此地戏剧了?!”双手随意地放在那两条相互盘着的双腿之上,小刀将头扭向了立在自己身旁的武开心,两只眼皮虽然一直拉怂着,但是漆黑的眸子之中却是不时地散发着一道道精光。格量价也合睡运萧

格代摇讲合儿提高“难道师傅你那名好友也是一名变种人不成?”没办法,不要说是像武开心这种刚入江湖的菜鸟了,就算是此时立于镇江岩上半段的那群绝世先天知道了此中的关键也会不自觉地往这个方面去想,谁叫变种人是当下最流行的一股势力呢。

格代摇讲合儿提高“罢了,与你解释多了你也不懂,暂且你就当他是一名变种人吧。”不是小刀不想解释,而是现在对于刚入这个世界的武开心来说还不适合知道得这么多,况且有些事也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得清楚的,还不如就这样模模糊糊地带过,反正也无关大局。

“罢了,与你解释多了你也不懂,暂且你就当他是一名变种人吧。”不是小刀不想解释,而是现在对于刚入这个世界的武开心来说还不适合知道得这么多,况且有些事也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得清楚的,还不如就这样模模糊糊地带过,反正也无关大局。定量价秀持秀循什

匹匹摇睡持讲循高“哎,好羡慕这群变种人啊,配合上他们的武道,简直就是如虎添翼!”此时的武开心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语气之中有羡慕,也有淡淡地失落。

“愚昧!武道才是一切的根本,若是太过于依靠这些外力,而因此失去了进取之心,那就是本末倒置了!”自从有了徒弟之后,小刀的性格倒是没有像以前那么轻浮了,言语之间时常带着几分肃然,而这次为了教训武开心,他更是加重了几分语气。量匹逗儿刻睡提萧

代匹昵秀持也运高对于像武开心这种还未成年,刚刚接触武道的小屁孩来说,正是心性未定之时,这个时候的他,最是容易被一些外力所诱惑。

如果就因为这样而松动了他的武道之心,那么即便他身为天武人,以后的道路也会走得不顺,甚至不会走得很远。代格心睡复儿面高

代格心睡复儿面高“一,一腿断江向万峰败了~!”人群之中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随后这种不良的情绪就如病毒蔓延一般,在长江之畔观战的那群武林人士之间渐渐地嘈杂了起来。

定格摇儿复也提赞所以小刀有提要加重语气来点醒他,甚至万不得已他还要使些手段让自己的这个傻徒弟明白,只有武道才是自身强大的根本,其它的皆是一些过眼云烟罢了,君不见在这条漫漫历史长河之中有几个强者是靠变种能力成就无上尊位的吗。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而小刀却是认为与自己斗才是真正的其乐无穷。匹格昵秀考也果赞

量匹昵秀复秀运赞人的这一生修行,不就是一直在与内心的那个自己缠斗中度过的吗?!

若是连这点诱惑都抵御不了,那你还拿什么去说成就自己的无上的武道呢?!量匹价讲刻秀果光

代匹价儿合睡循萧“弟,弟子明白了!”小刀刚刚那句严厉的说教之中带有淡淡的佛门狮子吼,立时便将差点入了岔道的武开心给瞬间惊醒了过来。

代匹价儿合睡循萧“现在你明白了为何这场决战在最后能反转得如此地戏剧了?!”双手随意地放在那两条相互盘着的双腿之上,小刀将头扭向了立在自己身旁的武开心,两只眼皮虽然一直拉怂着,但是漆黑的眸子之中却是不时地散发着一道道精光。

作为仅仅靠着偷学便将自己的武道修为提升到如此境界的他来说,实则不笨,相反还异常地聪慧,只是刚刚步入这个江湖就观看了如此一场大战而被暂时吓住罢了,被小刀这么一提醒,他便很快想通了其中的关键,轻轻呼了一口浊气之后对着自家的老师恭敬地鞠了一个躬。定量摇也复也面光

代量逗秀合睡果萧“明白就好,要知道一个人只有内心的强大才能算是真正的强大,再多的外力也只是一些好看的装饰罢了,只有房子坚固了才能帮你遮风挡雨!”虽然小刀现在只是一副放松的样子,但是从其身上隐隐约约散发出来的那股气势却是压得身旁的武开心几乎喘不过气来,这是他要给予自己徒弟一次切身体会的机会,只有真正养着一股自己的势,才能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武者,像现在的武开心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个拥有暴力手段的杀人机器罢了,离真正的武者还差得远呢。

“谨遵师尊教诲!”小刀的这股势来得快去得也快,但是在这一个呼吸之间的时间里,让武开心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武者,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与自己斗其乐无穷,这就是一个武者真正的精髓所在,只要你心存这股斗志,那你就将无坚不摧!定定心秀考睡提萧

定量心也刻讲面光与镇江岩顶峰之上这对坐而论道的师徒不同,镇江岩底下的那群武林人士更像是一群无头苍蝇一般正嘈杂地一股脑涌向长江沿岸,想知道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向万峰是生是死,若是还活着那名军方的大将到底会如何处置,若是死了,他们该作如何反应。

反正他们此时的内心非常地复杂,不希望听到向万峰的死讯,但也不希望他狼狈地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然后也许还会受到那名一看就是很不友好的军方大将的侮辱。量定逗也合儿面萧

量定逗也合儿面萧“咦~!师傅你这么一说,那位将军的左腿倒还真与他那条右腿不一样!”没有丝毫犹豫,武开心揉了揉双眼,随后按照小刀的指示凝神仔细地观察了一番,倒还真是发现了不同之处。

匹匹逗讲复秀提赞此时的吴琼也好像不想面对这样的场面,随即轻轻拍了拍有些湿润的裤脚,便是一声不响地一步迈开,消失在了原地。

“走!”从大战未开便一直盘腿而坐到至今的小刀终于一下子站了起来,挥一挥衣袖,带着武开心与小萝莉两人瞬间消失在了镇江岩的顶峰。匹匹心讲持睡果什

代代摇也合也果什因为刚刚在吴琼消失的时候传音给了盘坐在镇江岩顶峰的他,希望能与他一叙,所以他便是毫不犹豫地带着两只拖油瓶匆匆赶了上去。

就在吴琼消失在江面不久,其方才所立的江底之下忽然咕噜咕噜地冒起了一阵气泡,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便是轰然蹿出一道青色的人影。定代摇儿持秀面赞

量定摇秀考儿提高这道青色的人影便是被方才的吴琼一脚踢入江底的一脚断江向万峰,此时的他脸色苍白,披头散发,右腿无力地自然垂下,一身青布麻衣虽然有着真气护体没有被江水浸湿,但是右腿之上的那只裤条却是早已被撕扯成了不成样子,比路边的那些乞丐还要狼狈。

量定摇秀考儿提高“如果你用心观战的话还会发现,之前他与那名腿修对决之时一直都在用他的那条右腿,只有在最后的时候,他才使用了那条左腿。”盘腿而坐的小刀继续耐心地指导着自己的这个傻徒弟,一步步指引他自己去发现问题的所在,而不是一语道破关键。

“我输了~!”向万峰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之后,便是如同之前的吴琼一般,瞬间消失在了江面之上。格匹逗儿复睡面高

...

玉环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湖北民族学院附属医院怎么样
武汉的癫痫病医院
新疆看白癜风比较好的医院
南阳有没有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