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阴阳冰蛊师 第一百七十七章 跟我一起下注

2019-10-12 19:58: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阴阳冰蛊师 第一百七十七章 跟我一起下注

听了西口住吉的话以后,楚文也没有搭理他,眼睛四处一撒玛,他就奔着附近比较大的赌具轮盘,走了过去。

其实,对于赌博这一行来说,楚文根本就是一个门外汉,他平时也就是玩玩扑克,打麻将啥地。

而且,楚文还是那种三扣一记不住啥是主,打麻将不知道咋糊的选手。

楚文之所以敢来赌场,就是想凭借着自己的胎息天眼,这一项绿色、环保、纯天然的自带作弊神器,来山口组大杀四方。

但是,楚文却是忘了一句俗语,‘理想越丰满、现实越骨感’。

现在,头一次站在轮盘前面看了半天的楚文,等到他整明白轮盘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楚文有些嘴里发苦、眼睛发直了。

轮盘是由一个轮盘、一个象牙制小球以及一张赌桌构成。

轮盘以转轴为中心转动,并且分成三十七个细长的沟道。

三十六个沟道分别编号为一至三十六,一半是红色一半是黑色,另外一个绿色沟道标为零

玩家可以买单一数字或者是赌桌上的数字组合,当所有玩家全部投注完成以后,庄家的荷官就会放出象牙小球。

最后,象牙小球停在哪个数字槽,哪个数字就是最后结果。

轮盘压注方式有:直接押注号码、两码押注、竖排三码押注、方形四码押注、二竖排六码押注、十二码押注、直线押注、红色\/黑色押注、单数\/双数押注和大\/小范围押注等等。

盈利筹码最多的下注方式就是——直接押注号码(孤丁)。顾客可以直接将筹码押注在任何一个号码上,若球停止的号码和您所押注的号码是一样的,此倍率为一赔三十五。所以,如果顾客押中的话,就可以赢回三十五倍的筹码。

如果,顾客想要拥有更多的押中机会,还可以选择二竖排六码押注法。就是将筹码押注在两竖排数字最底端的之分隔联机,此投注倍率为一赔五。所以,如果象牙小球所停止的号码是这六个号码其中之一,顾客将可以赢得五倍的筹码。

如果,顾客还想要更多的押中机会,还可以选择十二码押注。就是将筹码押注在一至十二,十三至二十四,二十五至三十六,中红十二门,中黑十二门,任一个方格中,若出现的号码是在您所押注的范围内,您可以赢得三倍的筹码,此押注的倍率是一赔三。

还有许多其他的下注方式和赔率,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

搞清楚游戏的规则后,楚文傻眼了。

原因是这个轮盘的下注规则,居然是:当所有玩家全部投注完成后,庄家的荷官才会放出象牙小球。

楚文的胎息天眼,可以无视各种物理障碍,进行作弊。

但是,在这里用不上啊!

玩这个轮盘游戏,如果想要作弊,需要的能力不是天眼的透视,而是未卜先知、能掐会算啥地。

所以,现在的楚文懵圈了都。

瞅瞅四周和身后,一双两双的眼睛都瞅着楚文呢!

不光是自己的这一行人看着楚文,荷官小姐和其他人也看着楚文呢?

“先生,请您快点儿下注!”荷官小姐的清脆的嗓音倒是挺好听。

但是此刻,这声音传到楚文的耳朵里面,就好像是老呱的叫声似的。“下注、下你妹呀!”楚文在小声嘀咕着。

在楚文身边的一杆挑,很明显没有听清楚自己的大哥在说啥,他问道:“老大,你说啥?咱们押大呀?”

“押大?我现在膀胱有点儿大。去厕所放放水先……”楚文一边说着,一边转身东张西望地向着厕所方向走去,丢下身后一票人在面面相觑。

茫然不知所以的马帅急忙问一杆挑:“楚副会长,他干什么滴去了?”

一杆挑也大脑当机般的机械地回答:“干厕所滴去了,啊?不对,我老大去厕所撒尿去了。”

一句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一杆挑才恢复了神志的清醒。

“你老大去厕所撒尿?他不会是想去厕所,借尿遁溜了吧!又或者是想去厕所,换换手气?”宫崎家在一旁冷嘲热讽的喯吃。

一般地来说,到赌场的赌客都是很迷信运气的人。

当他们赌运正旺的时候,说什么都不能去厕所,或者是找女人,因为他们都怕自己的运气变臭,点子变骚。

只有走霉运的时候,赌客们才会去厕所,或者是找女人去开房,以毒攻毒,换换手气。

但是,像楚文这样一进赌场,一把赌注也没有下,就先跑去厕所的人,实在是罕见。

过了半晌,在众人翘首期盼的目光中,楚文才从厕所方向施施然地走了回来,口中抱歉地说道:“sorry,sorry,im实在是他妈的sorry!”

说完,楚文领头挤到了赌桌旁边。楚文站在赌桌旁边,看了看正在下注的众人后,手一挥扔出了一个红色的筹码。

这枚筹码在空中翻着跟头,落在了赌桌上面,又蹦跶了几下,停在了数字二十六的地方。

这种下注方法没有见过,也太随意了吧?大家一阵骚动。

任何一个下注的赌客,全都是无比慎重地把手中的筹码,小心地放到自己选好的数字区域内,哪有这么随便乱扔的?

而且,他扔的那个筹码停下的位置,还是直接押注号码,也就是孤丁的位置。

虽然这个赔率是最高的一赔三十五,但有可能中吗?

一看楚文这种下注的方式、方法,大家就都断定这是一只赌场上的菜鸟,纯属是一位来撞大运来的初哥。

也有的赌客在暗暗佩服楚文的胆气,毕竟随意拿出五十万美元撞大运的人,不多。

而楚文自己却还是一副浑然不觉地样子在左顾右盼,洋洋自得。

“请问这位先生,您确定是把自己的筹码,押注在直选二十六数字上吗?”荷官小姐也确实没有遇到过这么随意下注的,而且一下就是五十万美元,所以她要再次确认一下。

“哈哈……,对呀!没错。我的筹码落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下注,不会错!”

楚文一边笑着跟荷官小姐确定,一边回头继续跟大家说:“那啥,还有没有跟我一起下注的啊?抓紧吶。”

听楚文这么吆喝,赌桌周围的赌客,全都是用看傻瓜一样的眼神儿,看着楚文。

北京治疗睾丸炎方法
济宁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宿州治疗妇科费用
北京治疗睾丸炎费用
济宁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