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老杨讲故事麻将牌追凶

2020-01-29 19:21: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老杨讲故事:麻将牌追凶

老杨讲古:麻将牌追凶1/6。

民国。石家庄。

寒冬腊月,风如大炮般吹着雪花。雪地里,有四个人踏雪来到胖子饭店,他们都是赌鬼,分别叫:朱友强、刘四、周德和胡小野。四人走进饭店,要老板安排个房间,他们要打通宵麻将。胖老板说:房间已经被人租满了,没有了,你们走。四人不断央求。胖老板沉吟良久,遂道:楼顶天台有一简易房间。四人闻言,也行,你快带我们去吧,别耽搁我发财。

胖老板给他们拿了一副全白色麻将。四人打了两个小时,刘四大输,胡小野是大赢家。

继续打,刘四感觉有女人摸他的手,大叫一声:谁摸了我一下?另三人都说:谁也没,你输了,就找话说,快摸牌。

再打,四人觉得少了一张麻将牌,三人一致怀疑刘四偷牌,刘四叫屈:我没偷牌,不信你们搜!三人相信了刘四,不再说话,点了数,差一张北风。四人叫胖老板再拿麻将来,胖老板又拿了副翠绿色麻将。

再打,几圈过后,又少了一张麻将牌,再点,还是少了北风。

四人再叫,胖老板又拿了一副蓝色麻将。打了几圈,再点,还是差北风。

这下四人真的慌了,刘四正想说出心里的疑问。突然,这时候,电灯熄灭了。房间里传来一声女人的叹息,那声音非常凄凉,非常悲惨。

老杨讲古:麻将牌追凶2/6。

四人都慌作一团,玻璃窗外,透过月色,他们赫然看到一个女人,这人没有头,双手外有一对长长的袖管,无力地搭在床边乱晃,双手森然,双脚却看不到,她喃喃叫着:还我头来…还我头来…还我头来…那玻璃窗紧闭着,他们却觉得阴风阵阵,瘆得慌。

刘四:我先才说有人摸了我一下,好像是女人,你们都不信。刘四说完,灯又亮了,那无头女人再也见不到。四人在床上看到一个麻将牌,正是第一个丢失的北风,刘四说,要不我们把床垫搬开再找找另外两个丢失的北风。

四人合力搬床垫,却发现床垫很重,床垫按理不应该重才对。四人再给点力,总算把床垫翻过来,这床垫一翻,不料掉下一样物事,这物事不是别的,正是一具女尸,正确的说,是无头女尸。

老杨讲古:麻将牌追凶3/6。

只见那个无头女尸,身上穿着一袭灰色格子旗袍,紧紧裹着身体,显得身材凹凸有致。由于天气严寒,虽然看样子死了很久,但尸体并没有发臭。四人叫胖老板来,胖老板急忙报。

石市jc局接报,遂派出刑侦队长程峰,带队前往现场侦探此案,缉拿真凶。

程峰带队来到现场,询问胖老板及店里的员工,查房亚贵说:我记得两个星期前,有一对年轻男女租了那间房,只住了一夜,我看到那男的,一大早就离开了店,手里提着一个皮箱,形色匆匆。后来,清洁工在清理房间时,发现那女子也不见了,以为她已经离开。由于他们先付了钱,我们都没有在意,没想到出了这等大事。

程峰推断那男子杀了女子,皮箱里一定是女子的人头。他布置下去寻找男子和人头。

可石市这么大,到哪里去寻找?

一天这里,有一个酒鬼,叫马八,因为缺钱被店小二从酒馆里打出去。马八恍惚地走在街上,发现有一道身影从身边晃过,手里拿着一瓶酒,马八看到酒,眼睛都绿了,他揉揉眼,就跟着那人走,那道身影忽忽来到郊外,马八迭迭撞撞地跟到郊外, 突然,马八被一纸箱拌倒了,他刨开纸箱,打开一看,箱子里面,不是别的,赫然正是女子的人头,人头额头上顶着一张麻将牌~翠绿色的北风,第二张丢失的麻将牌。

老杨讲古:麻将牌追凶4/6。

马八看到人头,酒都吓醒了,他连忙把纸箱送到jc局。这可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程峰马上对人头进行辨认,在干的筛查下,确定此女是上海名妓银仙。在查到银仙的交往生活中,程峰查出银仙跟 一个叫华龙的男子走得很近。程峰推定,杀死银仙的凶手就是华龙。根据饭店员工的指认,那个住店的男子,很像华龙。然而华龙不在本市,茫茫人海,到哪里去缉捕华龙?

程峰突然想起了三张丢失的北风,北…北…北石家庄的北方是北平。程峰于是塔上了前往北平的列车。

程峰到了北平,找个一旅馆住下,又找到北平jc局,要求协助。他寻访了北平的大街小巷,城里郊区,可七天时间过了,还是没有找到华龙的踪影。

程峰在想,难道我算错了,华龙不在北平?

第八天,程峰疲惫地走在铺满大雪的街道上,他的耳边忽然传来了鞋子敲击地面的声音,程峰猛一回头,看到了一双红舞鞋搁在地面,鞋上没有人。

老杨讲古:麻将牌追凶5/6。

正可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看到这一幕,程峰冷静下来,他想起了,这可能是银仙的冤魂,来向他传递线索。

程峰喊道:我是石家庄侦探无头案的刑程峰,如果你是银仙的冤魂,请你为我指路,我好为你破案,缉拿真凶,这就是伤害你性命的华龙。

程峰看到有一道身影从身边晃过,程峰就跟着身影走,一直走到西直门的丁升饭店,直到三楼的一个房间,那身影就消失了。

程峰一推间,就看到一个皮箱,程峰想到这就是装银仙人头的箱子。他打开箱子,看到有几件女人的衣服,一些金银首饰,很多钱币,箱子中还有一张麻将牌,蓝色的北风,这就是丢失的第三张麻将牌。就在这时候,门被推开了,程峰一瞧,此人正是华龙,华龙一看不对劲,拔退就逃,程峰追上,站住!别跑!再跑我就开枪了。华龙苍惶奔跑,当他跑到拐角时,正好那条街上有一辆失控的货车,呼啸着狂奔而过,华龙拐过街角,避之不及,被车卷入轮下,他的头被搅断,身首分离。

老杨讲古:麻将牌追凶6/6。

华龙死后,程峰通过华龙的亲友了解到,华龙在读中学时,家里很穷,是银仙经过在所挣到钱,供华龙读书,直到华龙大学毕业,可这个华龙惫懒成性,五毒俱全,根本就不好好工作。银仙辛辛苦苦接客得来的钱,全被他挥霍了。

有一天,银仙对华龙说:龙哥,我们结婚吧!可华龙压根就不想跟一个结婚,他只是贪图她的钱财。

华龙哄银仙说:我们先去环游全国,回来再结婚。银仙答应了。后来两人来到了石家庄,就发生上面的事情。华龙砍断了银仙的头后,他会不会觉得,就这样砍断了这份情债?

全文终。

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温州中医院预约挂号
保定市妇幼保健院
贵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
枣庄市牛皮癣医院在哪里
宜昌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