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芙京国师凤归来 第六十九章-寒琴之主

2020-01-14 19:30: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芙京国师凤归来 第六十九章:寒琴之主

已是日上三竿,秋日的阳光还带着几丝暖意从窗外照进。

卫兮晚怔怔地望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在她心绪平复,琴音戛然而止的时候,千玄千漓就如同幻化无影,消失在房内了。

她记得,她曾经前去曳城查国库被盗一事,遇上墨枭盟的余孽,寡不敌众而重伤落水。后来在一个冰天雪地里朦胧醒来,见过这两名女子。

被苏义霖救回曳行宫后,清醒的她还一度以为那只是一个梦境,或是幻觉,却不曾想到一切都是真的,而这两名空灵绝色的女子,名唤千玄千漓,竟是她的人。

一切都像冥冥之中的注定,就像是命运的枷锁,将她锁在一个被彻底安排好宿运之中,让卫兮晚有一种深深的迷茫。

她回头望,从那时的东曳国大泽帮,到如今的南澄国师,她似乎已经走了很长的路,可向前一看,却发现还有更长的路要走,漫漫无边,不见终点。

“大人,陶少卿来了。”婢女轻声在门外说到,话音一落,卫兮晚就听到了陶暮雨那熟悉的脚步声。

门被推开了,陶暮雨直接大步走了进来,坐到桌子的跟前,一言不发地望着低头看着琴的卫兮晚,眼中带着担忧。

当她知道楚湘落怀孕的消息时,就猜到卫兮晚必定会难过,只是这几日大理寺事务繁多,她直到今早才有空闲赶过来。

“用过早膳了?我还没,要不要一起?”卫兮晚抬眸,风淡云轻地开口,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

“这都快到用午膳的时候了……”陶暮雨幽幽地回答,看来楚贵妃怀孕的消息,对卫兮晚的打击确实不小。

“早午的合成一顿吃了,能省一顿。”卫兮晚依旧语气淡淡,回答的话却明显地心不在焉。

“你的绝世怕是都快富可敌国了,还省钱?”陶暮雨叹口气翻了个白眼,一把拉起卫兮晚,“走了,赶紧给我先填饱肚子先。”

卫兮晚则乖乖地跟在陶暮雨的身后,走到婢女为她准备的一桌子菜跟前坐下,低着头一小口一小口地慢慢吃着,俨然食之无味。

陶暮雨倒也丝毫不着急问,就这样默默看着卫兮晚吃了一会儿,才开口说出另一个消息:

“昨夜星象异常的事,你知道了吗?据说是冬无夜出现了。”

卫兮晚一听,刚准备送到嘴边的勺子顿了一下,继而弯起嘴角轻轻一笑,笑完又继续低头吃东西。

“你别只是笑,你倒是说话啊!”陶暮雨催促到,要知道冬无夜出现这件事,已经彻底比楚湘落怀孕一事要重要得多。

“不对……楚湘落刚怀上孩子,冬无夜就出现,莫非……她肚子里的孩子其实就是冬无夜的主人?”陶暮雨开口猜测到,她对冬无夜了解并不是很多,只知道是功法学中是至上至尊的存在。

卫兮晚听到这个猜测差点噎着,抬起头又白了一眼陶暮雨,才无奈地开口吐出一个字:“傻。”

“那不然呢?这也太巧了。”陶暮雨不服,这样的猜测她自觉并没有问题。

“说来话长,等我吃完再跟你说吧。”卫兮晚回应一句,又埋下头吃了,也许是真的饿了,竟然越吃越开胃。

她并不打算对陶暮雨有任何的隐瞒,关于冬无夜的事,也会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诉她,只不过确实说来话长,等她吃完再说也不迟。

西岳国皇城。

一架马车在将军府门前停下,奔波一路的云姬一脸疲惫地从马车上下来,却见到容简站在将军府门前,仿佛在特意等她。

“云姑娘。”容简沉声开口,眼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凝重。

“容先生。”云姬作揖恭敬地行礼,“不知先生有何事找云姬?”

“大将军进宫面见圣上了,我特地前来迎接姑娘回府。”容简面无表情地回答。

“谢容先生。”云姬微微一笑,心里却有些慌乱。

容简的身份尊贵异常,几乎与申屠苍可并肩,而她只是申屠苍身边的一个小小歌姬,并没有任何名分,在将军府里实际卑微至极,容简前来特意迎接她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究竟是何事,能让容简亲自前来,难道是她一直被人跟踪,容简和大将军知道了她前去南澄国与卫兮晚相见?

这样的猜测让云姬愈发惊慌,低着头一言不发地跟着容简走进将军府。

“那把琴在何处?”容简冷冷的声音浇头而下,云姬这才发现已经进到将军府的一处僻静院落,身边的人也不知何时已全部被容简禀退,只剩下两人四目相对。

“什么琴?”云姬小心翼翼地问到,然而心里其实已经明白容简所问之琴,肯定是那把寒玉琴。

“寒玉琴。”容简紧紧盯着云姬开口。

他从第一次见那把琴时,就知道那是世间仅有两把的寒玉琴,只不过想到云姬既然连《凰》谱都有,有这把琴也并不值得太过惊讶。

他虽然对这把琴并没有什么想法,因为知道这寒玉琴的来历和用处,就算这把琴到了自己的手中,也并没有什么用。

但却没想到沉寂百年的冬无夜突然现世,而冬无夜的现世绝不可能少了寒玉琴,派人到云姬的房里一搜,她果然带着琴走了。

云姬带着琴一走,冬无夜就现世,这让他不得不怀疑些什么。

而他曾经偶然见到申屠苍提起卫兮晚的名字时,云姬的脸色明显有异,再派人一查,她离开将军府后,前往的方向正是南澄国。

“我……我不知道。”云姬有些怯意地回答,她绝不能说出已经将琴送于卫兮晚,否则她瞒着申屠苍偷偷去见他一直想杀的卫兮晚一事,就暴露了。

“你带走了,可你却没有带回来,那么琴去哪了?你说你不知道?”容简冷哼一声,原本令人舒心的沙哑清冷声音,此刻听起来却是满满的压迫感。

此话一出云姬心里咯噔不禁一下,容简知道她带走了寒玉琴,这就说明他派人搜过了她的房间。

“在客栈被偷了。”稍稍镇定下来的云姬开口回答,虽然这个理由容简大概不会相信,但她实在想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释。

“你给卫兮晚了。”容简忽略云姬这拙劣的谎言,直白地开口。

看到脸色刷地一白的云姬,容简便肯定了心中原本还有些犹豫的猜测。

百口莫辩的云姬低着头,慌乱不已,眼前的这个男人太可怕,她觉得自己已经根本无处遁形。

“不解释一下?”见云姬开始浑身微微颤抖,容简语气稍微缓和了些许。

却不想云姬突然跪了下来,楚楚可怜地抬起头望着容简,一双美目流下一串串晶莹的泪水。

“云姬没有背叛将军,真的!卫兮晚曾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将琴赠与卫兮晚,是为了答谢她的救命之恩,划清界限,从此往后一心一意跟随大将军,绝无二心。”

识人无数的容简,多多少少能看出眼前这个我见犹怜的女子,此刻所说话的究竟是真是假。

“你先起来,此事我暂时不会告知将军。”容简淡淡说到,一手也将云姬从地上扶起,继而问到:“你可知冬无夜?”

“不知。”云姬一边拭泪一边摇摇头,她从小习音律,若非与之有关的东西,她都不太清楚,寒玉琴虽然看起来来历不凡珍贵不已,但她在琴谱排名中却从未见过听过。

“你这寒玉琴从何而来?”容简继续问。

寒玉琴归类于武学,而非音律之学,手无缚鸡之力的云姬不清楚也是正常之事。

“一个叫……杜离尘的公子所赠。”云姬低着头慢慢开口,那个有些憨呆的男子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

“行了,你先回去吧。”容简沉吟半晌,对云姬说完便率先转身离开了。

宝山区罗店医院
穆棱市人民医院
合肥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泰安专门治癫痫病医院
洛阳治疗早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