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王国血脉 第157章 魔能次约

2020-01-14 11:54: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王国血脉 第157章 魔能次约

叩门。

女孩儿们?

泰尔斯皱起眉头,只觉得越来越多的记忆回到脑海,仿佛大海上的迷雾渐渐消失,露出清澈的水面。

“女孩儿?”他疑惑地问道。

但陌生的人影似乎不再有耐心了。

“我们没有太多时间,”隐藏在蹊跷幕布后的陌生人轻声道:

“第一阈值的临界点离叩门仅一步之遥,只要她们回过神来,稍稍低头,依旧可以侦知你的存在。”

泰尔斯内心一动,他突然知道“女孩儿们”的身份了。

为什么。

其他人,无论吉萨或是艾希达,谈起她们时无不色变,戒惧甚深。

但是这个人……

居然称呼她们为……

“而你……”

陌生人影对着泰尔斯缓缓抬起手,手指泛起一股无色的波澜。

一阵轻微的耳鸣响起,淡淡的威胁感油然而生!

泰尔斯不由得五官一紧,下意识想要留神戒备。

但他却尴尬地发现,在这个一切都诡异无比的空间里,自己连手臂在哪里都找不到。

然而最让他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一道银辉和一道白光,同时在他的眼前出现,如同受到了刺激的小兽。

它们似有意识地拦阻在泰尔斯和陌生人之前,形成一道屏障。

什么?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泰尔斯呆怔当场。

“是么,老朋友……”陌生人的话里透出淡淡的疲惫和沧桑。

幸好,模糊的陌生人似乎没有进一步探索的欲望,他放下了手指,只是默默地看着泰尔斯身上的银辉与白光出现,又默默地看着它们消逝。

似有所思。

只留下泰尔斯一个人惊讶地看着自己身上的异状。

“你实在幸运,孩子,”陌生人观察了他一会儿之后,终于缓缓摇头:

“不止一个老朋友关照着你——你能瞒过女孩儿们的耳目,甚至罕见地停留在临界,不至迷失受害,皆托他们之福。”

泰尔斯越发疑惑:

“老朋友?”

关照着我。

停留在临界。

不至迷失。

他若有所悟。

“你是说……这个?”

泰尔斯举起右手——他突然发现,自己消失了的肢体相继完整地出现在眼前——点了点银色辉光所在的额头。

是“永不迷途”?

陌生人没有否认,他低下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泰尔斯正惊愕地观察着自己突然出现的右手,闻言抬起头来:

“所以,你跟龙霄城下面那个……是朋友?那你到底是……”

陌生人影抬起视线,却丝毫没有要跟泰尔斯一问一答的意思。

“过去六年,艾希达向我发来的联络比之前六百年加起来都多。”

他的话让泰尔斯微微一怔:

“内容也从千篇一律的煽动宣言,变成了关于魔能师的纯粹学术探讨,他几乎变回了一个学者——看得出来,他非常在意你。”

陌生人的话里带着淡淡的兴趣。

“但直到亲眼见过你,孩子,我才知道为什么。”

泰尔斯被对方盯得心里发毛,尽管他根本感觉不到对方的眼睛在何处。

“你是不同的,”陌生人不容置疑地道:

“无论是你上一次为了逃生而完成的不合格叩门,还是这次差之毫厘的任性升阈。”

上次的叩门?

泰尔斯内心一惊。

等等。

上次叩门,是为了逃命……

龙霄城、血之魔能师、天空王后……越来越多的词汇随着记忆涌来。

而这次呢?

泰尔斯呆住了。

这次的“任性升阈”……又是为了……什么?

他的内心越发焦躁。

他到底忘了什么?

“但与众不同并非好事。”

面目不清的陌生人站在他面前,似有感慨:

“须知,成为魔能师非是一个简单的过程。”

陌生人轻轻分开双手,无色的涟漪从他双手之间的空气里泛出,涌现出手掌大小的四扇透明大门,一扇更比一扇精细、威严。

“物、观、沌、粹——这个四个阶段是无数前辈们总结过的,由凡人之躯成为魔能师的必经之路,不同的魔能师在每个阶段里的进度、体验、反应和结果略有不同,甚至天差地远,但魔能师的四阶段大体如此。”

从左至右,透明的四扇大门相继破碎,回归成无色的涟漪。

四个阶段?

物、观、沌、粹?

泰尔斯神经一紧:渐次恢复的记忆里,艾希达似乎从来未跟他解释过这些——或者说他其实解释过,不过自己没记起来?

那么……

他斜眼瞥着眼前的陌生人。

这个人到底……

陌生人的话慢慢严肃起来:

“然而,从体验魔能失控的‘物’阶段起步,直到在‘粹’的最后一步成功叩门,获取阈名,蜕变为真正的魔能师,这个过程却并非一帆风顺,顺理成章。”

“而是每一步都满布艰辛险阻。”

听到这里,泰尔斯的好奇心被完全挑动了起来。

“历史上,无论三大魔法塔抑或塔外法师传承,太多太多的人在最终成为魔能师之前,都倒在了这四步路途上,从此迷失,”陌生人似乎颇有感叹:

“永无归途。”

“而哪怕是跨过最后一步,成功找到阈名的人……”陌生人影微微一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泰尔斯眼皮微跳。

他已经抓住了不少关键词。

三大魔法塔……

太多人……成为魔能师……

陌生人的话语恢复了淡漠:

“但这些困难和风险绝非毫无意义:循序渐进度过这些险阻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难得的锻炼,是我们成为魔能师的基石。”

陌生人娓娓道来,条理流畅,清楚明晰。

跟某位经常玩消失,还喜欢吊胃口,看着风度翩翩实则脾气奇差,除了脸长得帅之外一无是处的无良老师比起来……

泰尔斯甩甩头,甩掉那个蓝衣的形象。

“但如我所言,你是不同的。”

“从古至今,从未有人如你一般,在‘失控’时就能跨越前三步的藩篱,一步登天,直上‘粹’的阶段,突兀地升阈叩门,进入本态——那都是魔能师最后的考验。”

模糊的陌生人脸庞轻动,像是在空气后振动起来,在同样无法目视的背景里,泛出点点波澜:

“这是你的优势,却也是你的弱点,事实上,这极度危险。”

泰尔斯皱起眉头:

“你是说……双皇?我听艾希达说过,好像她们可以在我叩门的时候找到我?但是抛开这个,你能先解释……”

“那只是外界的威胁,”陌生人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

“对我们而言,最大的危险永远来自内部。”

泰尔斯一愣。

对方继续开口,语句遽然紧张起来:

“比如,随着次数增多,当你‘失控’的时候,是否总会不可抑止地滑向叩门边缘?”

不可抑止?

泰尔斯悚然一惊,他猛地抬头,望向对方缥缈不清的面孔。

陌生人冷冷地追问道:

“比如,你‘失控’时的状态,是否有如醉酒,记忆断裂,突然间忘记了一切?”

“甚至……忘却自己?”

记忆断裂。

忘记了一切。

忘却自己?

泰尔斯短暂失去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慢慢填补着之前的空白。

忘却?

他的内心越来越惶恐,身躯也微微颤抖。

我一定忘记了什么。

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

尤其是,尤其是我,我为什么……我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之前在做什么?

泰尔斯只觉得冷汗淋漓,不寒而栗。

心慌意乱的他抬起头来,看向陌生人的眼神已经不一样了:

“你是……你怎么知道……”

但人影冷漠依旧,似乎就连与泰尔斯说话,都仅仅只是一个枯燥乏味公事公办的任务:

“因为你走得太快了。”

“你没有经历‘物’到‘观’的重要一步,没有迈过每一个新人们‘失控’后必经的那一道坎……”

“也就没有机会领会何以为外物,何以为自身,如何接触,如何观察,以及最终如何领悟魔能……”

他的话语越发严肃,犹如阐述着一个价值千金的研究问题:

“所以当你接触魔能的时候,才会克制不住升阈的冲动和快感,意识模糊到连自己与外在都难以区分,只能下意识地靠着阈名尚且不明的魔能,乱冲乱撞。”

“直至仓促叩门,进入危险重重的本态。”

心中惴惴的泰尔斯张口欲言,却片语难出。

陌生人点了点头,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在老朋友们的看顾下,一次两次,你也许还能幸运归来,不至迷途……”

他的声音渐渐变得可怕:

“但是三次,五次,十次,二十次……”

泰尔斯握紧了拳头。

所以我才会记不起……

他咬起牙齿。

记不起在这之前的……

泰尔斯的心里像是有一个小人,不断地催促他:

快,快,你还有事情没做呢。

快!

陌生人点了点头:“你很幸运,但你还没‘那’么幸运。”

“更不可能永远幸运下去。”

泰尔斯猛地抬起头!

少年强压下心底的焦躁,眼神坚毅地望着对方:

“那就教我。”

陌生人定定地盯着他,并不回话。

“我知道,你既然出现在这里,就一定有办法。”

泰尔斯咬牙道:“教我怎么克服这一点,我需要……我不能,我不能再陷入这种状态了。”

可恶。

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冒险,主动使用魔能的?

想起来啊!

想起……我本该在意的事情。

回到……我本该在的地方去。

然而对方却缓缓摇头,乃至侧过身躯,看向远方。

“引导你是艾希达的,我不便插手。”

陌生人淡淡地道:

“魔能师的群体中,引导者与被引导者间有一层神圣不可侵犯的关系。比如你和艾希达,你们有着特殊而密切的联结,对于彼此而言,是特别而重要的存在。”

什么?

引导者?

泰尔斯眉头微蹙。

我和艾希达?对彼此?

特殊而密切的联结,特别而重要的存在。

神圣不可侵犯的关系……

想到这里,泰尔斯顿时一阵恶寒。

开什么玩笑?

泰尔斯不忿地抬起头:“可是……”

然而,陌生人此时话锋一转。

“但看在老朋友们的面上,我还是能给你一点启示,让你再次面对这样的窘境时,多多少少有些准备,”陌生人影认真地道:

“至少不至于在失控和升阈时,彻底忘却意识,迷失自我。”

正准备说服对方的泰尔斯略有惊讶,没想到陌生人这么快就松口了。

“听着。”

“为了保护我们自己,也为了保护他人,”陌生人重新变得严肃起来:

“少数先行的魔能师们,总结出了三条约定俗成的规则,你不妨理解为忠告。”

泰尔斯眼前一亮:

“你是说……魔能师的三大定约?”

陌生人点点头:

“艾希达跟你说过?”

泰尔斯皱起眉头,努力从朦胧的记忆里提取出想要的东西。

“只有一条:魔能初约,互不深究。”

泰尔斯咀嚼着这段话,抬起头来,满怀希冀地看向对方。

但他却要失望了。

这一次,陌生人影沉默了很久。

对方只是静静地站在恍若无物的虚空中,纹丝不动。

终于,在泰尔斯感觉自己快把他的模糊面庞盯穿的时候,对方淡淡开口。

“就这样?魔能初约?”

陌生人微微一动:

“他先告诉你的,是这一条?”

“初约,‘互不深究’?”

从对方的语气里,泰尔斯感到些微的不妥。

在周围有如雾气般神秘,又有如云彩般诡谲的流光溢彩下,陌生的人影居然给了泰尔斯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惧感。

但心底里的焦灼和压力让泰尔斯不得不压下疑惑,催促对方。

“他只告诉我这一条,”少年皱眉:

“怎么了吗?”

半晌后,陌生人却果断地摇了摇头。

“没什么。”

但他的语气却让泰尔斯莫名不安。

可很快,泰尔斯就被对方的下一句话吸引了。

“听好了,孩子,既然艾希达已经教给了你初约,那么……”

只见陌生人抬起头,无比凝重地道:

“我现在要告诉你的,就是魔能三约里的第二条。”

魔能三约。

第二条。

泰尔斯顿时神情肃穆,侧耳聆听。

“魔能次约,”只听模糊帷幕后的陌生人轻声开口,语气厚重:

“‘谨守自我’。”

北京京都儿童比较好的检查的医院
杭州白癜风医院口碑怎么样
江门看白驳风医院
郴州重点妇科医院
珠海治疗卵巢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