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证道诸天 第三十三章 林平之

2019-10-12 23:33: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证道诸天 第三十三章 林平之

“小师叔!”

孟凡甫一现身,岳灵珊等人便认了出来,此刻见到余沧海一掌拍来,顿时惊呼出声。

他们虽然知道这位小师叔武功不错,但余沧海毕竟是成名多年的高手,小师叔与其相比,恐怕还有所不及。思及至此,脸上纷纷露出担忧之色。

堂内,众人一听,心下暗道:原来这年轻书生竟是岳先生的师弟,两人穿着倒是挺像,不过,华山前任掌门何时收了这么一个年轻的弟子?

因为孟凡的低调,江湖中很少知道他的存在,此刻,也只有一些年长之辈听闻过孟凡此人。

不过,堂内众人见孟凡这般年轻,都暗自摇头,心想对方即便是君子剑的师弟,恐怕也接不下余观主这一掌,此次,华山派恐怕要颜面大失。

只有岳不群,虽然眉头一皱,但却没有出手,别人不知孟凡的底细,他身为师兄,却是一清二楚,暗道,余沧海这下子要吃大亏了。

余沧海一出手便是阴毒狠辣的摧心掌,孟凡见状,心中大怒,当下冷哼一声,右脚一步跨出,拳头一翻,猛然轰了出去。

这一拳名为“大地春回”,乃是孟凡近几年所创的一式玉皇拳,此招劲力内敛,施展出来虽然无声无息,但其势锐不可当。

此刻,拳掌相交,余沧海手臂一颤,随即脸色大变,他只觉胸口仿佛被一柄铁锤轰击,当下喉头一甜,一股鲜血猛地涌入口中。

这一口逆血若是吐出,余沧海的伤势必然会减轻不少,然而,余沧海深知,若果真如此,从今往后,他青城派在五岳剑派面前恐怕再也抬不起来头。

想到这,他强自忍住,咕嘟一声,将这口逆血咽了回去。

不过,堂内也不乏见识广博之辈,只看余沧海的脸色,便知他已是强弩之末。反观孟凡,身子只是微微一晃,便将摧心掌的力道尽数化去。

见此一幕,他们心中大为震惊,纷纷猜道:这华山派不是以剑法出名吗,何时还有这么厉害的拳法,而且,这少年的内力竟比余沧海还要强,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紫霞神功。

此刻,孟凡收拳而立,淡笑道:“余观主且住手吧,我身后这小子明显是假扮的驼子,与木高峰毫无瓜葛,你拿他威胁对方,却是打错了算盘!”

说着,孟凡拉过林平之,伸手在他背上一划,只见他背后衣袍顿时裂出一道口子,随即,一个铁锅掉落下来。众人见状,纷纷点头,暗道孟凡所言不假。

余沧海见状,心下大怒,这一动气,顿时牵动伤势,只见他脸色一白,额上随之沁出一层冷汗。

伤重之人本不该发怒,但余沧海越想越气,若不是眼前这邋遢小子冒充驼子,他怎么会被孟凡打成重伤,想到这,他不由地对林平之起了一丝恨意。

随即,只见余沧海怒视着林平之,咬牙切齿地问道:“小子,你到底是那个门派的?”

林平之这些日子一直憋着一口冤气,眼见此刻有华山前辈维护,当下忍不住,愤怒吼道:“狗贼,你害得我家破人亡,此刻还来问我?”

余沧海闻言,心中大感奇怪,他仔细打量了一眼林平之,暗暗思索,却始终想不起此人,不禁冷哼道:“我几时识得你这丑八怪了?什么害得你家破人亡,这话却从哪里说起?”

林平之抬眼扫过堂内一众武林前辈,心想有这些人在,余沧海必然不敢放肆,我不如当众揭穿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思及至此,他立时扯去脸上的膏药贴,大声道:“余沧海,你为了得到我林家的辟邪剑谱,害得我家破人亡,我爹爹妈妈,你……你将他们关在哪里?”

青城派一举挑了福威镖局之事,江湖上早已传得沸沸扬扬。长青子早年败在林远图剑下之事,武林中并不知情,故而,人人都以为青城派志在林家辟邪剑谱。

“你是福威镖局的林平之?”余沧海闻言,心中吃了一惊,但脸上却不露分毫。

林震南夫妇已被木高峰劫走,他刚刚虽然抓人、换人,但也只是怀着一半的希望能将林震南夫妇换回,而另一半的希望便是林平之。

林平之哪里知道余沧海所想,当下承认道:“不错,我就是林平之!”

话音方落,只见余沧海回头朝着方人智吩咐道:“人智,将小子拿下!”他此刻身受重伤,已经无法动手,只能吩咐弟子抓人,而且,方人智等人在孟凡面前是晚辈,他料孟凡不敢以大欺小。

方人智本就不笨,瞬间就猜到了余沧海的意思,当下上前,朝着孟凡拜道:“孟师叔,得罪了!”言罢,便伸手去抓林平之。

孟凡还未说完,倒是岳不群先一步喝道:“慢着!”

岳不群虽然已经不再执着于辟邪剑谱,但也不愿意看到它落在余沧海的手中。

“余观主,你身为名门正派之人,怎能做出灭人满门的事情来,这与魔教有何分别!”岳不群义正严词地质问道。

“岳掌门,此子与我有杀子之仇,自古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怎么,你君子剑难道还要仗势欺人不成!”余沧海冷冷一笑,反驳道。

林平之听罢,当即朗声道:“不错,你儿子是我杀的,不过

,你儿子调戏良家姑娘,你身为其父,枉为正道之人!”

众人闻言,纷纷瞧向余沧海,眼中俱都露出一抹鄙视。所谓万恶淫为首,江湖中人最瞧不起这等败类。余沧海身为青城掌门,其子做出这等举动,实在丢脸。

“余观主,你为子报仇,虽然并无过错,但你已经灭了福威镖局满门,天大的仇也该了了,又何必做的太过!”岳不群适时说道。

“哼,你岳掌门站着说话不嫌腰疼,死得又不是你儿子,你当然不心疼了!”余沧海愤怒回道,言罢,又暗暗朝方人智使了个眼色,让他赶紧抓人。

不料,就在此时,变故突生。不知何时,木高峰竟悄然来到了林平之身边,此刻,趁着众人不注意,他一把抓住林平之,随即夺门而出。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导医台电话
南京京科医院具体多少钱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咨询电话
南京京科医院手术多少钱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的电话
分享到: